好想要认识同好啊啊啊的卢刘废。
卢刘深坑出不来,左右绝对固定。

评论/私信不用顾忌都会回!
叫我小都就好!
QQ号2879765673 找我聊天嘛

全职外子博→小都咚咚

【卢刘】别来有恙(十)

  一边排队卢瀚文还大声地嚷嚷给刘小别听,一会前辈你看那边那个骷髅头好帅、一会前辈你看那个蝙蝠好可爱,一点也不像是什么要玩鬼屋在害怕的孩子。

  ……刘小别开始想,他不会中了什么技俩吧?

  意识到这里的刘小别立刻抽回了手,撇撇嘴骂道:“卢瀚文,你根本一点都不怕吧?”

  卢瀚文一听,眨眨双眼。 “露馅了?”随后却是咧嘴一笑。


  任谁看了都会着迷的那种笑容。


  “卢、……!”

  “哎呀前辈你看,”赶在刘小别发火之前,卢瀚文用手肘碰了碰刘小别,伸手指向门口。 “就快轮到我们了。”

  “…………嗯。”

  两人多少觉得有些不安分。至于这个不安分来自于对鬼屋的恐惧、还是来自手心的热度呢,那便无人得知了。

  终于,卢瀚文和刘小别在工作人员的带领下进入了鬼屋里头。昏暗的灯光及低温的空调,还有时不时前头传来的尖叫声,此时此刻不怕鬼屋的两人顿时都打了个颤,全身上下鸡皮疙瘩。除了尖叫声,偶还有神秘的音乐特效、以及机关运作的声响,一切无不毛骨悚然。


  “前辈,你还好吗?”昏暗的灯光让卢瀚文看不清刘小别的表情,只好出声询问对方的状况。其实刘小别这人吧,他又不是不了解,不管真不怕还是真害怕,嘴上都一定是得说不怕的。这种无微不至的照顾总是必须的。

  而刘小别的声音很冷静,什么都还没出现呢,不过就是起了鸡皮疙瘩而已。 “没事,走吧。”听刘小别这么冷静,卢瀚文点头确信,嗯,小别前辈真没事。


  尔后卢瀚文带着轻快的脚步走过了许多道具,嘴里还哼着小调。他们走过直直的走廊,还没有任何吓人的机关,倒是一路上恐怖的道具不少。蜘蛛网啊、木乃伊啊、被灰尘染脏的画布、骷髅等等。这让刘小别觉得有些不妙。他决定从那些道具撇开眼神——却在移动视线的同时发现,和他同行的卢瀚文已经消失在他身边,伸手也没有碰到那熟悉的温度。


  ——人呢?

  带着颤抖的声音,刘小别缓缓开口呼唤,“卢……卢瀚文?”还没听见卢瀚文的回应呢,后方就突然是一股力道,使得他顿时腿软、加上重心不稳,只一股劲地准备往地上扑去。

  好在那份温暖忽然回来他身边,那双厚实的手臂稳稳接住了差点腿软摔到地上的刘小别,是那个令人安心的怀抱,带着阳光的味道和这里的气氛浑然不搭。

  “前辈,你没事吧?对不起,我走太快了。”耳边传来了卢瀚文担忧的声音,这让刘小别觉得他太丢脸了。他尝试推开卢瀚文,却发现自己的双脚还在颤抖。而另一边,卢瀚文注意到怀里人的不对劲,他又出声呼唤,“……前辈?”

  刘小别现在还担心一件事,就是卢瀚文要是误会了怎么办。


  误会他一个大男人竟然会怕鬼屋。


  不是的,刘小别很肯定答案不是这个——是他处女座可怕的洁癖在作祟。 “卢瀚文……”刘小别想尝试表达他大概没事,却没想他发出的声音却是如此虚弱,甚至带着一点喘气,这让他自己都吓到了。 “……呃、我、不是……!”

  卢瀚文更慌张了。 “我在,没事的。”他赶紧伸手拍了拍刘小别的背,试图安抚怀里的人。 “能站吗?”

  刘小别点点头,深呼吸了一口气,总算是把那些肮脏的画面从他脑海中挥散过去,让他脑子里那股作呕感消失了一点。

  “小别前辈,你不是会怕这种东西的人吧。”见到刘小别的反应,卢瀚文忍不住笑了出来。 “我猜是洁癖发作了?”他眯起双眼,笑得好看。

  刘小别双眼一亮,果然全世界还是只有卢瀚文懂他。

  “对。”刘小别果断地回答。他抬头,看不见卢瀚文的表情,但他听见了吐气声,大概是卢瀚文又在笑了。 “那我们走快点吧,要不要握着我的手?免得像刚刚一样。”


  这次刘小别没有抗拒,他点了点头牵上卢瀚文那热得发烫的手。


  两人为了不再像方才走散,互相牵起手,基本上是卢瀚文在前头探路,然后刘小别在后头小心不要去看那些故意被弄脏的道具和装饰。其实两个不怕鬼屋的人好像也没啥好玩的,不过对卢瀚文来说,他虽然不怕,但被吓到他还是会有反应。然后刘小别就会被卢瀚文的叫声吓到,这点倒是挺有趣的。

  更有趣的是,某些设计得特烂的场景,卢瀚文会毫不客气地放声大笑。例如他们现在眼前被投影机投射在墙面上的超大眼球。眼球很逼真,但投影效果超烂,卢瀚文还伸手在投影下玩手影逗得刘小别也忍不住大笑。

  “荣耀徽章。”卢瀚文玩着手影不亦乐乎。

  “一点都不像!”

  “微草战队。”他还在玩,用两只手比出了WC的形状,刘小别笑得更厉害了。

  刘小别伸手拍打了下卢瀚文的手臂,笑着给他的手指调整了下形状和位置,他抓着他的手看像投影画面。 “……太强硬了!”他自己吐槽,墙壁上的眼珠子都被他俩玩坏了。


  卢瀚文歪歪嘴角,看着刘小别抓着他固定在空中的手。

  而另一边,刘小别又抬头对着他咧嘴笑,随即松开了手。 “走吧。”

  “再不走我怕工作人员都要气坏了。”


  在黑暗中,卢瀚文把自己的手张了开又收紧,他总感觉上头热得发烫的温度实在不可思议。

  最后他们在这种欢乐的气氛中走出了鬼屋,最一开始那种战战兢兢的感觉根本早就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卢瀚文在刘小别研究地图时环视了一圈,这鬼屋竟特么还有照相机,结果拽过刘小别到屏幕下一看,就一共九张。

  除了第一张卢瀚文拉着刘小别的手扶着他,剩下全都是他们笑得太过分的照片。卢瀚文看了都怕工作人员不爽他俩。


  但卢瀚文偷偷趁刘小别不注意的时候,掏钱把九张都买了。


  而刘小别看着地图研究老半天没研究出一个所以然。其实刘小别不是路痴,他认路的能力可比卢瀚文好上十倍,但就是他自己也不确定怎么下手游乐设施。而另一边卢瀚文收购完九张照片,晃晃悠悠地凑到了刘小别身边一起研究地图,不过他只转了两下眼珠子便就下了定论:

  “能有别的选择吗?这不云霄飞车就在隔壁而已!”

  卢瀚文一看见上头云霄飞车的字眼,双眼都瞪得雪亮,便也不顾刘小别意愿就伸手拉着刘小别奔向了排队列伍。


  其实他们俩都这一把老大不小的年纪了,要说游乐园有什么好玩的,那几乎就只剩下云霄飞车这类刺激的游乐设施了。卢瀚文和刘小别胆子大是理所当然不怕的,倒是排在前头的女高中生一边喊着好可怕一边执意要坐,让刘小别怎么看都不舒服。

  “不想坐不要坐就好。”刘小别默默地吐嘈。

  卢瀚文抬眉,望向一旁的刘小别,不屑地撇撇嘴。 “没情调!就是难得来了才会想尝试。”

  刘小别一听,也回头看向卢瀚文。 “这么懂啊,包括你吗?”

  卢瀚文抖抖肩膀。 “我?怎么可能。”

  但其实吧,卢瀚文就是那种虽然不怕但是还是会尖叫的类型。

  排队时间不长,很快就轮到他们了。而在坐上云霄飞车之前,前面的女高中生的对话内容传到了他俩耳里。


  “听说在最高点停下来的时候,只要喊出心里的秘密,就不会害怕了哦!”

  心里的秘密……


  卢瀚文好像在尖叫声中隐约听见了很小声的“喜欢”两字。

  卢瀚文喃喃,女高中生就是那么青春少女,真好。


  也没注意到从车上下来的刘小别耳边的红晕是因什么而起。


.TBC


对不起我点开通知看到别来有恙有跳热度才发现

我已经两周没更新了呜呜呜!!对不起最近太忙了!

情人节快乐元宵节快乐!

评论(3)
热度(40)
  1. 共2人收藏了此文字

© 卢小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