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想要认识同好啊啊啊的卢刘废。
卢刘深坑出不来,左右绝对固定。

评论/私信不用顾忌都会回!
叫我小都就好!
QQ号2879765673 找我聊天嘛

全职外子博→小都咚咚

【卢刘】别来有恙(十)

  一边排队卢瀚文还大声地嚷嚷给刘小别听,一会前辈你看那边那个骷髅头好帅、一会前辈你看那个蝙蝠好可爱,一点也不像是什么要玩鬼屋在害怕的孩子。

  ……刘小别开始想,他不会中了什么技俩吧?

  意识到这里的刘小别立刻抽回了手,撇撇嘴骂道:“卢瀚文,你根本一点都不怕吧?”

  卢瀚文一听,眨眨双眼。 “露馅了?”随后却是咧嘴一笑。


  任谁看了都会着迷的那种笑容。


  “卢、……!”

  “哎呀前辈你看,”赶在刘小别发火之前,卢瀚文用手肘碰了碰刘小别,伸手指向门口。 “就快轮到我们了。”

  “…………嗯。”

  两人多少觉得有些不安分。至于这个不安分来...

 

【卢刘】别来有恙(九)

(九)


  刘小别一听,白眼瞬间一百八十度翻到后脑勺,毫不留情地鄙视了一番卢瀚文:“还真的是小孩子!”

  “哎呦,”卢瀚文这么说着还趴到刘小别身边撒起娇来了。 “夏休期很无聊嘛,而且我平时也去不了什么游乐园啊,我是个没有童年可怜的孩子!”

  刘小别面无表情,不为所动地盯着卢瀚文。嗯哼,你接着掰,我在听。

  卢瀚文扁扁嘴,无辜道:“……哎呦,我就想和刘小别前辈去嘛……”


  最后刘小别还是受不了卢瀚文这招,到底为什么一点都没有长大啊?身高能跟这幼稚的个性一起不长也多好?刘小别噗嗤地笑了一声,伸手揉了揉卢瀚文的脑袋瓜。

  “吵死了,陪你去啦。给我下去。”

 ...

 

【卢刘】别来有恙(八)

(八)


  刘小别和卢瀚文一个礼拜没见面了。


  在卢瀚文突然之间的告白之后,刘小别吓得说不出半句话,于是不知道如何应对的他,只是转身跑走了。卢瀚文也没有追上来,那之后他们有整整一周没有联络彼此。

  放在蓝雨宿舍的行李也干脆就算了,随身物品也都带在身上。 ……况且他也不是打算再也不见卢瀚文。


  只是……只是现在还没想好到底该怎么面对他罢了。


  刘小别也已经窝在电脑前一个礼拜了,他没日没夜地刷着野图boss、没日没夜地下副本、没日没夜地和玩家打竞技场。

  垃圾桶里清洗过的塑胶泡面碗堆叠得整齐,就躺在那儿,显然他这一周是没有踏出门过一步的。

  叹了...

 

【卢刘】别来有恙(七)

(七)


  待两人都冷静下来,刘小别也觉得他藏不住了,估计说出来还能今天就搬出蓝雨宿舍,于是他招了。

  “对,我退役之后在广州租了小房。”刘小别撇撇嘴从实招来。


  卢瀚文脑子里其实已经被这天大的消息炸开了,他觉得太震惊,很多想接着问的问题,但他知道如果一次问太多,刘小别肯定又要死闭嘴巴,这种时候必须从容不迫地慢慢套话。 “柏清前辈,你有没有推荐什么款式啊?”于是蓝雨接手了战术大师美名的人,装作不在乎地转移了话题,把目录递了出去。

  刘小别脸上错愕的表情卢瀚文没有错过,那是“这小子居然毫不在乎”的模样,但他随后别开眼神,像是在说算了算了一样。

  “前辈,你看什...

 

【卢刘】别来有恙(六)

(六)


  不知道打完了多少场,他们各有所胜,最后在刘小别的一通电话下结束了。而他的手机听筒漏音严重了点,没几下的功夫,卢瀚文就抓到了刘小别的秘密。


  看着挂掉电话的刘小别,卢瀚文勾起嘴角。 “不会吧,退役之后跑去当职业玩家了?”

  刘小别握着手机,电话的内容是来自公会的人员,请求他上线支援野图boss征战。他看着卢瀚文那张揭穿秘密的嘴脸,此刻真有几分想捏碎手机的心情。 “飞刀剑好歹是我一手拉大的,要帮助他成长我只能用这种方式。”他无可奈何,姑且回答了卢瀚文。神情中带有那么一点感伤,飞刀剑还在联盟里发扬光大,而他只能透过帮助公会的方式帮助微草变得更强大。...

 

【卢刘】别来有恙(五)

(五)


  饭后,三位各自回了房。按照习惯,卢瀚文直接进了浴室洗澡。他一边哼歌的同时还在心里做好了盘算,等他吹完头发就去看看小别前辈是否还需要什么照料。想着想着,洗好澡的卢瀚文走出了浴室,才准备拿出吹风机呢,就听见了敲门声,他便穿上裤子去应了门。


  这种时间呢,通常是小白来问要不要喝饮料,或者是小白来问要不要吃夜宵,或者是小白……


  “卢瀚文,你……”

  “呜哇啊!”


  但是他脑子里的选项就没有半个是刘小别,卢瀚文吓得立刻退后了一步,下意识用双手遮住了上半身。

  “前、前辈,抱歉,我以为是……小白……”

  刘小别看着卢瀚文的反应,挑起一边眉表达了困惑。...

 

【卢刘】别来有恙(四)

(四)

  刘小别在宿舍的客房里整理着行李,而卢瀚文也闲不下来,忙着给刘小别带来许多生活用品。
  刘小别觉得卢瀚文太夸张了。

  “我又不是要定居,卢先生你会不会太超过了?”刘小别抬眉望向桌上整排的沐浴乳和洗发精,整齐得像超市里摆放存活的柜子似地,三罐四罐是多会用啊? “……呃不过,你有护发吗?”这么多沐浴乳洗发精他是用不着,但这一项他看卢瀚文迟迟没拿出来,便又开口要求。
  “……嗯?前辈你还会护发啊?又不是女孩子!”卢瀚文的手停了下来,一听见新的要求便勾起嘴角露出了满满的鄙夷,好像男孩子都不许用护发乳似的眼神,要谁看了都想给他一击剑定天下。 “不过,不巧我没有。我待会帮你问小...

 

【卢刘】别来有恙(三)

(三)

  卢瀚文立刻冲出了蓝雨俱乐部大门,如果是搭出租车,那车子应该还在附近而已。不对、这附近没有看到任何一台……那么就在前往地铁的路上,卢瀚文拔腿就狂奔了起来,没有、一路上就是没有刘小别的身影;他飞奔到地铁站,甚至刷了卡进到月台。
  “对不起……”撞到了不少路人,但就是没有找到刘小别。嘴里喘着大气,没有、没有,到处都没有……

  卢瀚文转身,发泄般地一头撞上旁边的墙壁。

  “靠……”

  这一次错过了刘小别之后,下一次再见到他又得是什么时候?又一个一年?五年?十年?还是永远见不到?
  他觉得他也是很悲情,初恋这么拼死拼命地避开他、卢瀚文却老是无法忘记他。是不是一年太短?或许十年后他就能忘记刘小别...

 

【卢刘】别来有恙(二)

(二)

  记得吗?卢瀚文可是最了解刘小别的人。只要掌握了一丝资讯,刘小别是逃不出他手心的。

  比如说大黑帽大黑口罩、一身低调的便服躲在一旁草丛观察人群,差点就被隔壁面店老板报警了,好在老板即时认出了他是那位常带着队员来吃饭的队长。而全身诡异的男人怀里抱着一只柯基,它吐着舌头乖巧地待在那,好像在期待什么会发生一样。
  他并不知道刘小别为什么出现在广州。在这里就算了,竟然还在蓝雨俱乐部这种高危险地带附近蹓跶,以他对刘小别的了解,如果他出现在这附近——

  那无非就是刘小别想单方面和卢瀚文见面。

  谁会让你得逞,当我一年来都在轻松过日子吗?卢瀚文拉拉口罩的边缘,“啧。”下意识又砸舌。

  当初他们关系好...

 

【卢刘】别来有恙(一)

~12:00 生贺第七发~


(一)


  刘小别光荣为微草争取一个冠军后,在记者会上拿着奖杯,笑着宣布退役了。


  那是旁白给刘小别职业生涯纪录片附上的最后一句话,配上刘小别最开朗的笑容。画面上的男人一头亚麻色褐发,穿着他的微草战队队服,眼里泛着光芒、抱着奖杯笑得乐开怀。

  手速达人,刘小别。


  虽然他没能把“剑圣”的称号从蓝雨抢过来,但自从黄少天退役、没有人接班夜雨声烦后,刘小别便自动被粉丝视为最强的剑客,其实那也没什么不好。毕竟剑圣终究是夜雨声烦的,而不是黄少天的。 ……哦,不过,关于最强剑客还是挺有争议,如果是蓝雨的粉丝,大概会认为最强的是卢瀚文。...

 

© 卢小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