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想要认识同好啊啊啊的卢刘废。
卢刘深坑出不来,左右绝对固定。

评论/私信不用顾忌都会回!
叫我小都就好!
QQ号2879765673 找我聊天嘛

全职外子博→小都咚咚

【卢刘】别来有恙(四)

(四)

  刘小别在宿舍的客房里整理着行李,而卢瀚文也闲不下来,忙着给刘小别带来许多生活用品。
  刘小别觉得卢瀚文太夸张了。

  “我又不是要定居,卢先生你会不会太超过了?”刘小别抬眉望向桌上整排的沐浴乳和洗发精,整齐得像超市里摆放存活的柜子似地,三罐四罐是多会用啊? “……呃不过,你有护发吗?”这么多沐浴乳洗发精他是用不着,但这一项他看卢瀚文迟迟没拿出来,便又开口要求。
  “……嗯?前辈你还会护发啊?又不是女孩子!”卢瀚文的手停了下来,一听见新的要求便勾起嘴角露出了满满的鄙夷,好像男孩子都不许用护发乳似的眼神,要谁看了都想给他一击剑定天下。 “不过,不巧我没有。我待会帮你问小白吧。”鄙视归鄙视,他还是回答了刘小别的问题,想了想,他认为女孩子应该会有护发乳的。

  ……妈的,还会用护发乳,太可爱了吧。
  不过他内心却是如此感叹的。

  卢瀚文忍不住想像刘小别从浴室出来,随着热气腾腾朦胧的身影、湿润的发丝留下水滴的模样。用吹风机吹完了头之后蓬松蓬松柔软的短发,肯定摸起来非常舒服。
  卢瀚文可花了好大力气忍下想要去摸刘小别头发的冲动。趁他被反驳之前赶紧接着说话:“话说前辈,你要待多久我也不知道啊。”虽然他是被逼着住下来的就是了,哪还会想什么待多久。
  刘小别想了半晌,他的表情似乎略带尴尬,但好在卢瀚文并没有注意到那张有异的表情。 “呃,……下……下周吧。”他别开眼神说道。
  “哦。”卢瀚文简略地回应表达理解,然后又立刻踏步跳往玄关像个电力充沛的孩子一样。 “那我去拿被子!”

  刘小别看着房门再次被关上,他火速以他打职业联赛时的那个手速抽出了手机。

  “喂,袁柏清?”
  拨通了一个电话后他的表情看起来十分慌张,一副苦苦央求着什么的模样。可以的话,他甚至还要在蓝雨宿舍跪下来求袁柏清——
  “袁柏清,下周你家能不能让我借住?……唉,事情很难解释……”

  刘小别尝试在最短的时间内和袁柏清说明事项,否则以袁柏清那固执得要命的性子,他绝对在打听到“为什么”之前打死也不肯答应一个好字。 “卢瀚文那小鬼……”却没想就在解释开始的第一秒,卢瀚文砰地一声踢开了房门,附带遮住了他大半个身子的大棉被。
  “啊?我怎么?”卢瀚文抱着一大坨棉被,头从一旁探出来,听见了自己的名字便望向刘小别问道。
  “没有。”刘小别迅速挂上了电话。另一头的袁柏清一定觉得他打了电话又挂掉很智障,但就算这个猜测是真的,那也肯定不是他们认识以来的第一次……所以就算了吧,刘小别便不再去想袁柏清。

  卢瀚文耸肩,一副无所谓的表情,走到床边把棉被扔了上去,转头看向刘小别。
  “前辈,晚饭我煮好吗?冰箱有些剩的食材要解决……”
  夏休期嘛,食堂阿姨也好、队员也好,他们放在冰箱的储蓄都得清一清——而要做这项工作的人竟然是他蓝雨第四任大队长卢瀚文。其实也罢,那一半是他自愿的,毕竟他还真没打算回老家。
他父母那俩恩爱的,可忙着趁一把老骨头之前四处旅游,他估计回去了也没用,弟妹也全都回乡下去了,卢瀚文便索性直接在宿舍待了下来,还方便他处理战队事务。
  说到卢瀚文的厨艺,他身为一家长男,父母经常在外奔波,他和他上头一个年龄相近的姐姐就负责照顾下面两个弟弟一个妹妹。他出道前,还在训练营时,本来就有一些料理基础,加上他喜欢钻进食堂的厨房……阿姨们俗称捣乱,卢瀚文自称观摩。但他这一观摩还真摩出了不少花样,第一次在蓝雨摸了瓦斯还得到了蓝雨大主厨的头衔,可骄傲得很。
  尔后,卢瀚文的厨艺在整个荣耀圈可是变成知名的好,甚至还有前辈曾经嘲笑过他退役之后当蓝雨食堂的厨师继续为战队服务。

  那个前辈他就坐在他眼前的椅子上。脖颈上挂着亮红色的全罩式耳机,手中握着手机、微上吊如猫咪般的双眼直直盯着他看。
  “随意。”刘小别简单地回答,便撇开脸低头滑了两下手机。但随后卢瀚文铺个棉被时,他又立刻抬头改变了主意:“……呃,我跟你一起下吧,吃你免费……也怪不好意思的……”

  卢瀚文原先想客气地拒绝,但他也不是不知道刘小别的个性,那股自尊心他是不肯放下的。

  “哦。”他勾起唇角笑了笑,表达不介意一起下厨的事,于是两人打顿好刘小别接下来一周的这个住处后,便拔腿奔向了宿舍大厅。

  宿舍大厅的配置很简单,有几张沙发围着一张桌子,一台电视面对着,平时选手们休假就窝在这里看看电影、看看比赛纪录、然后大肆吐槽一番。而沙发背对的地方就是几张餐桌椅、旁边带着简单的流理台和电磁炉,这里就是选手们在宿舍时可以使用的料理空间。

  卢瀚文打开冰箱拿出了他这几天从食堂和各个队员搜集来的食材,从花椰菜到高丽菜各式各样五颜六色款式齐全,他想了想,干脆煮火锅算了。但他又想,这可是他和心上人久别一年重逢的第一餐,火锅这种没技术含量的东西实在有失他蓝雨大主厨的名号。
  在内心上演了好几百种想法,最后卢瀚文决定了,就炒饭。

  “小别前辈,帮我洗米切菜行吗?”卢瀚文提出要求,随后便从厨柜拿出锅具准备开始热锅。
  刘小别应了声哦,接着想了一会儿后又开口:“有围裙吗?”

  卢瀚文点点头立刻递上围裙,然后看着刘小别穿上后用尽一百种姿势就是绑不了他背后的蝴蝶结,忍不住失笑。而卢瀚文在刘小别投射出求救的眼神时,二话不说上前帮忙了。
  “……噗哈哈哈,前辈,你是多不常下厨啊?接下来你可要有口福了!”他一边笑着,跳到了刘小别面前,将手伸到他背后抓住绳子准备打结。他脸上笑容依旧,又接着继续说:“前辈你要是想吃什么尽管……”
  卢瀚文话还说一半呢,立刻被刘小别打住了。 “卢瀚……文,”刘小别脸都侧得看着脖子都疼,但同时也大大地露出那通红的耳根子,他伸手轻轻推开卢瀚文的胸膛以示反抗。 “……你啥毛病打个结为什么不从后面?”

  卢瀚文这才意识到他几乎整个人贴上了刘小别,胸靠胸,两只手环在他身后。

  哦靠。

  “喔、呃、前辈……抱歉……”卢瀚文立刻松手,将手掌向外摊在胸前表示松开,他表情略带一点尴尬、又有些因体温升高而脸颊泛起了点红润。

  场面陷入了沉默。但说起来也奇怪,他俩好兄弟拥抱也不是没有过,是在莫名尴尬什么……

  但打破沉默的不是卢瀚文也不是刘小别,而是一旁传来的手机照相声,啪嚓。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还会看见小白双眼无神地站在那。
  小白表示:“我今天刚和男友分手,队长你这样正确吗?”

  卢瀚文吓得面红耳赤,冲过去把小白手里的手机给抢了过来。 “嘘,小白,妳少说两句!”随后他以气音怒骂道。

其实卢瀚文原本忘了他几个小时前才对着刚被男友甩掉的小白说今晚请她吃好料,所以本来是卢瀚文和刘小别的(单方面)恩爱烛光晚餐,现在却多了一名女孩子加入。
  于是她女孩子就开开心心地坐在餐桌前,看着两个男人下厨给她吃。

  “小别前辈你行吗?别不小心切到手啦。”卢瀚文一边炒菜、嘴里还一边唠叨,时不时转头关心切菜的刘小别。
  而当然,他这举动都会换来刘小别的瞪眼。在卢瀚文第五百次关心刘小别的时候,他终于翻了一圈白眼对卢瀚文反驳:“你到底把我当什么——嘶!”

  ……这下得了,卢瀚文操心操成罪了,这一抬头骂他结果就切到了手指。
  “……”
  看着鲜红色的血液从伤口流淌而出,卢瀚文一见状,心急抓住了他的手,担忧地碎念了起来:“你看!我才说呢,你就这么不小心了!”
  刘小别抬眼看向抓住他、忧心忡忡的卢瀚文。他皱眉反驳:“还不是你——”
  “得赶快冲水。”也不听刘小别的反驳,他一把将刘小别的手抓到水槽轻轻冲洗。接着他松开了手,让刘小别的伤口停留在水柱下。 “你别动哈。”
  说完,他便离开厨房,不一会又拿着药箱急急忙忙地走出来;他关上水龙头,又抓着刘小别的手准备替他上药。

  卢瀚文的手和刘小别的相反,比他的大了一些、指节分明、青筋突起得明显,而且温度是刘小别的百倍高。 ……换是在冬天都想握着他的手不放了。这让刘小别有股想抽回手的冲动,但他有预感:眼前这个认真拿着棉花棒的男人,若是没看到这伤口被好好照顾,肯定会大发一顿气。他当然知道,他们都当多少年的朋友了。于是他只好作罢,就乖乖地由他处置这条无伤大雅的小伤口。
  “卢瀚文,其实我自己来就好……”刘小别也不是什么三岁小孩,这点伤口他还是能自己处理的。就算卢瀚文关心他伤势,也用不着照顾得这么齐全。
  刘小别这话一说出口,就见卢瀚文抬头瞪了一眼。
  “少来。”不顾刘小别的意愿,他拿出药膏挤上棉花棒、又小心翼翼温柔地将伤口包覆,最后贴上创可贴。 “你小心一点啊,前辈。可不能因为退役了就这么不爱惜手了。”
  还不都你害的!刘小别在内心已经又翻了一圈白眼,将这次这件事的错全部归咎于卢瀚文不停在他切菜时吵个不停。

  而他抬手看着被贴得整齐漂亮的创口贴,他感觉他只能接受卢瀚文总是这么鸡婆的设定。这种被随时随地照顾得无微不至的感觉,久违了一年,真的一时无法再习惯起来。
  “鸡婆。”刘小别吐出了心声,撇撇嘴又回到他的切菜工作。 “当年明明还是个连刮胡子都受伤然后在脸上贴创可贴的小鬼。”说到创可贴,刘小别又回忆起了当年的往事,忍不住勾勾嘴角笑了起来。
  卢瀚文在整理药箱时,听到这么一句突如其来的补枪、加黑历史动态回顾,他顿时抖了一下肩膀。那什么,俗话说认识最久的人往往握有最多把柄嘛。一旁他的队员听见笑倒在餐桌上他也是……认了……。
  “……我那是未成年的卖萌设定,你不懂,蓝雨靠我这招赚钱的。”而他确实当初靠卖萌吸引了不少阿姨粉不假,只是这话从已经长大的本人口中说出,还是有那么几分不可思议。

  所以刘小别和小白笑得更乐了。

  不一会儿,卢瀚文特制的炒饭三人份便完成,三人围在餐桌前,看着炒成金黄色闪闪发光的食物顿时感觉胃口都大开了。
  “我们有最好吃的食堂、还有最会打理战队的队长,刘小别前辈,您不如就定居了吧!”小白开心地拿起勺子,盛了一些到自己碗里,脸上笑得开心——他觉得现在刘小别坐在这里有九成都是她的功劳。
  “别乱说话。”卢瀚文在女孩旁就显得沉稳了许多。虽然不是第一次见到卢瀚文以队长身份带领队员的样子,但此刻刘小别心里还是不免有几分感叹。

  还有卢瀚文的炒饭是真好吃。一个吃不习惯南方食物的大北方人觉得这一顿特别下饭。

  “奇怪,队长,今天是不是做得有点咸了?”
  “没有的事。小白,女孩子吃饭说话并不优雅。”


.TBC


怎么又星期五了 我手边存稿不够啊 估计要开始月更了(好意思)

评论(4)
热度(36)

© 卢小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