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想要认识同好啊啊啊的卢刘废。
卢刘深坑出不来,左右绝对固定。

评论/私信不用顾忌都会回!
叫我小都就好!
QQ号2879765673 找我聊天嘛

全职外子博→小都咚咚

【卢刘】别来有恙(七)

(七)


  待两人都冷静下来,刘小别也觉得他藏不住了,估计说出来还能今天就搬出蓝雨宿舍,于是他招了。

  “对,我退役之后在广州租了小房。”刘小别撇撇嘴从实招来。


  卢瀚文脑子里其实已经被这天大的消息炸开了,他觉得太震惊,很多想接着问的问题,但他知道如果一次问太多,刘小别肯定又要死闭嘴巴,这种时候必须从容不迫地慢慢套话。 “柏清前辈,你有没有推荐什么款式啊?”于是蓝雨接手了战术大师美名的人,装作不在乎地转移了话题,把目录递了出去。

  刘小别脸上错愕的表情卢瀚文没有错过,那是“这小子居然毫不在乎”的模样,但他随后别开眼神,像是在说算了算了一样。

  “前辈,你看什么呢。”卢瀚文故意不把眼神放到刘小别身上,嘴角微微勾起,眼神还在目录上打转。 “你不换手机啦?”

  袁柏清一听,抬眉诧异,“什么?手牵手来买手机,还要一起换,你们这是进展——”

  “……要!”刘小别立刻回神过来用大音量压过了袁柏清的话,卢瀚文吓了一跳,但他没有注意到刘小别耳边的红晕。 “袁柏清,小鬼问你推荐款式呢!”

  “这位客人,请你有礼貌一点!”袁柏清撇撇嘴,不屑地从橱窗里摸索着手机样本,这边的小剧场又让卢瀚文笑了几下。

  “啊——所以小别前辈昨天才不让我开车载呢,是打从一开始就打算瞒着住在广州瞒到底了。”卢瀚文勾勾唇角,又适时地把话题带了回去,眼神带着一丝嘲意。 “我更觉得我的手机摔了是小别前辈的错了。”

  “我道歉可以吗?”刘小别也丝毫不觉得自己哪里做错,双手环在胸前满脸写着不耐烦。 “……不对,我的手机刚刚被碾了也是因为你诅咒它啊!”

  “是哦,”卢瀚文咯咯笑着。 “那我们扯平了好吧。”


  “小俩口别拌嘴了,晒得我一脸。”袁柏清拿着两台同型号的手机样本放到了桌上,递给卢瀚文和刘小别,手机的外壳分别是蓝色和绿色,萤幕大小一般,设计挺好看,刘小别看着第一眼挺喜欢的。 “这个型号规格不错,打MOBA打音G都很顺畅,屏幕灵敏度也很高,挺适合你们。”袁柏清哪不了解他们这种职业选手过来人,除了玩荣耀之外手游更是必不可缺生活的一部分。也或许手机外观的颜色也在考量之内。

  刘小别还在研究屏幕的触感,对他这种手速达人来说,手感特别重要,结果没一会抬头就见卢瀚文拎着一个纸袋到自己面前。


  刘小别一愣。 “啊?”

  卢瀚文咧嘴笑了。 “给你啊!”

  还没回神过来的人探头,伸手扯了一下袋子边缘,里面躺着一个印有手上这台手机图案的盒子。

  “……靠,卢瀚……”刘小别立刻理解,不可置信地抬头看向卢瀚文,结果就见他怀里也抱着一样的袋子。 “……文。”他瞬间气得没话说,得了,他这下还跟卢瀚文同款手机没得选。


  晃回蓝雨宿舍的路上,卢瀚文一边回想着,接着开口,“所以前辈,能告诉我为什么搬过来了吗?”

  刘小别抖了一下肩膀,他刚刚才在内心想着,手机的钱他打算直接转到卢瀚文的支付宝帐号,结果这就又回到敏感话题了。 “……这真的不方便说。”他思考片刻,最后回答道。

  卢瀚文瞥了一眼身边的刘小别,眼神瞬间黯淡了下来,似乎透漏了几分不悦。


  他想不懂,到底有什么事情是刘小别非得要不瞒着全世界,却只瞒他一个人。看似真的讨厌他了,却又愿意像这样跟着他走在一块聊天、打游戏,明明他以为就能回到以前一样的关系了。

  还是一直以来都是卢瀚文一厢情愿,他自以为他跟刘小别感情很好呢?其实刘小别的好友除了自己,大有人在啊。


  “……有时候我觉得我们好像关系很好,却又好像不是呢。”他轻笑道,忍不住随口吐出了心声。

  刘小别听闻,吓了一跳,抬头望向卢瀚文脸上的苦笑。他急着解释:“呃,不是,只是……”

  “对,我吃醋了。”平日大白天,街上没什么人来往;卢瀚文停下脚步站在人行道中央,声音带着些许颤抖。 “我不高兴柏清前辈知道的事情比我多。”

  刘小别一注意对方停了下来,便也顿了下转身看着他。卢瀚文低着头,令人看不清他脸上的表情。


  但卢瀚文的口气让刘小别跟着不满了。


  “这有什么值得不高兴的?”

  刘小别脱口而出,但说出口的瞬间,他就知道事情要不妙。

  卢瀚文真生气,他可没见过。


  “……有什么值得不高兴?那你有想过我被重要的人一言不发地抛下,一年后好不容易重新见面却比以前疏远,全世界还只有我什么都不知道!这样我值得不高兴了吗?”卢瀚文含着泪光抬头,音量随着情绪变大,让周遭为数不多的路人注意到了这里的骚动;也顾不及他什么身份、这里又是什么地点,情绪的崩溃只能让他将所有话吐出口。 “说不定要是我没去找你,你还真打算躲我一辈子了!”

  “……我也有我的苦衷,让你痛苦我很抱歉,但我希望你可以理解……我有我难以启齿的事!”早先说出“有什么值得不高兴”只是一时冲动,这不刘小别踩到雷了。但他也无可奈何,只能道歉,对于卢瀚文的心情他更是感到愧疚,甚至彷徨失措,唯一能想到的就是要求他能理解。 “……这就像,你也有过不能对我说的事情吧?”这不是肯定句,刘小别是以假设来尝试让他能设身处地思考。


  但卢瀚文的答案是他这辈子都没想过的答案。


  “难以启齿的事?的确有一个。”他笑了两声。 “……我喜欢你。”


  空气凝固了,他们的世界里只剩下卢瀚文说话的声音。


  “好,现在那一个没了。”


.TBC


我又忘记更新!

评论(4)
热度(47)

© 卢小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