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想要认识同好啊啊啊的卢刘废。
卢刘深坑出不来,左右绝对固定。

评论/私信不用顾忌都会回!
叫我小都就好!
QQ号2879765673 找我聊天嘛

全职外子博→小都咚咚

【卢刘】别来有恙(五)

(五)


  饭后,三位各自回了房。按照习惯,卢瀚文直接进了浴室洗澡。他一边哼歌的同时还在心里做好了盘算,等他吹完头发就去看看小别前辈是否还需要什么照料。想着想着,洗好澡的卢瀚文走出了浴室,才准备拿出吹风机呢,就听见了敲门声,他便穿上裤子去应了门。


  这种时间呢,通常是小白来问要不要喝饮料,或者是小白来问要不要吃夜宵,或者是小白……


  “卢瀚文,你……”

  “呜哇啊!”


  但是他脑子里的选项就没有半个是刘小别,卢瀚文吓得立刻退后了一步,下意识用双手遮住了上半身。

  “前、前辈,抱歉,我以为是……小白……”

  刘小别看着卢瀚文的反应,挑起一边眉表达了困惑。

  “反了吧,你丫是女孩子吗?”


  也对,好像反过来了。可是因为毕竟小白经常敲他队长的门,卢瀚文渐渐也习惯面对人家女孩子也不穿衣服,但刘小别……刘小别不一样啊。

  当然卢瀚文没可能说出来,他只是咽咽口水,“……反射动作。”随意唬弄了过去,便立刻转移话题:“所以前辈找我什么事?”他摸摸脖子略带一点害羞。

  没想到刘小别竟然打量起他的身材,一看跟几年前那个瘦小的小鬼不同,现在的卢瀚文肌肉线条分明,不到壮、但也不是瘦到皮包骨。明明像是有锻炼过的身体,皮肤却依旧白亮,估计女孩子看了都忌妒。

  “你还健身啊?” 刘小别根本没被卢瀚文的话题带走,好像反而还往更糟糕的方向发展了。

  而卢瀚文又怎么不是一直都是这样撑过来的呢,他在内心暴动了足足五秒,然后理所当然地故作镇定:“那当然了,联盟的男神要当得好看点。”


  “呕,呕。”

  “喂刘小别你那什么反应!”

  “呕——”


  *


  刘小别很纳闷为什么蓝雨队长房间里会有两台电脑。

  然后他问了,就只得到:“以防不时之需嘛!”的答案。


  到底是什么样的不时之需,会让一个职业选手的房间里有两台电脑,“难不成你还要开两个马甲给蓝溪阁抢boss……”刘小别就这么默默地吐槽了。

  卢瀚文不仅没反驳,还大方地同意了。 “嗯啊!”


  嗯你个头!要他手速达人一次操控两台电脑都不见得了!还你区区一个卢瀚文!


  刘小别不屑地撇撇嘴,他才懒得理会卢瀚文幼稚的满嘴跑火车。虽然他这段跑火车跟他真正垃圾话起来相差甚远就是了。

  说起来他为什么在这里陪这个蓝雨队长打竞技场,还是得归咎于他找错人要马甲号。早知道会演变成被拖进来打架的场景,他还不如当初去找小白……

  对,他只是想借只马甲号打荣耀,结果被这个自称联盟男神的家伙拖进了房里打竞技场。


  其实真的说他是现役的男神好像也不为过,长得英俊身材又好、实力拔群女粉丝又多,根本是太完美的存在。

  “拜托嘛。”几分钟前的卢瀚文亮着那双水汪大眼,用着恳求的语气拜托刘小别跟他打架。 “和我打竞技场嘛,就几场,拜托啦……”


  哪里完美了,在刘小别面前,这人就破绽百出。

  当然,也只限于刘小别面前。


  很巧的是,刘小别每回都会买单。他最受不了卢瀚文对他撒娇,明知他肯定是故意,刘小别却总会上钩。

  ……不然能拿他咋办,刘小别他也很绝望。


  “好好好、”刘小别撇开眼神,就是那双无辜的眼神使得他无可奈何,更何况这男人还裸着上半身低头求他,什么毛病啊卢瀚文! “你先去把衣服穿上,我陪你打就是了,就一场!”他半敷衍地伸手推开朝他靠近的卢瀚文。

  ……结果这么一摸还摸出了心得。

  “诶,卢瀚文你肌肉可以啊……”刘小别忍不住评论道。

  卢瀚文被一摸,瞬间像是被炸弹攻击、弹了开来又退三步,“……小别前辈你这是性骚扰!”双颊还瞬间染上了一层粉。其实也不怪他,卢瀚文这人就是纯情了一点,何况刘小别还是他喜欢的人,能不害羞吗。 “……赶快进来。”卢瀚文撇开眼神,闷闷地转移话题,随后伸手拿了件上衣就套了上去。


  刘小别被逗乐了,还真没见过里外都这么处男童贞的人。


  尔后的竞技场,理所当然是刘小别输了。再怎么说刘小别已经退役,而卢瀚文还在当打时期、不如说他现在正好在巅峰,悬殊当然就挂在那。

  但也不是说刘小别差了,就是他手速的爆发力不如以前好了,卢瀚文也是手速挺快的一个疯子,加上卢瀚文可熟悉了刘小别的打法,相比之下刘小别的胜率大概是百分之三十。或许多打几场刘小别能赢几把就是。


  刘小别看着电脑屏幕笑了,他总觉得,这么多年了,他还是没有办法习惯卢瀚文的变化。从当年还是那个十四岁的毛孩、荣耀技术还尚未成熟,到现在已经是一名青年、吸引上千万粉丝、站在巅峰引领时代,还长得帅到没人性。

  以前卢瀚文总嚷嚷着要追上他,结果一回神,卢瀚文岂止追上他,还早就已经超越他了。


  “前辈,你在笑什么?”看着输了还在笑的刘小别,卢瀚文有点担心他是不是太久没打对战开始变奇怪了。

  刘小别从思绪中回到现实,他转头看向卢瀚文担忧的表情,笑得又更大声了。

  因为卢瀚文虽然成长了许多,优点倒是从以前就没变。那个绽放笑容的阳光男孩、粗心大意但是讲究人情,谁在什么战队他可不管,只要在同一个联盟里大家就都是互相学习的一家人。刘小别从以前就很羡慕他那股能视敌为友的天真、又或者说宛如孩子般的善良。

  像太阳一样闪亮,刺眼得令人无法睁开双眼。


  “我在笑认识你这么多年,我果然还是没办法习惯把你当一个男人。”刘小别总算是回答了卢瀚文的问题,那张宠溺的笑容透漏了他对后辈满满的感情。

  卢瀚文眨了眨双眼,“前辈一直把我当女人吗?”不解道。


  刘小别欣慰的笑容瞬间转变成妈的智障的表情,他指的是他总习惯当他是孩子。


  “或许哪天你结婚了我都还会觉得,怎么参加了未成年的婚礼,之类的感觉。”

  “这样和我结婚的对象是犯罪唉!”

  刘小别又笑了出来,身体靠前、伸手捏住卢瀚文的手臂。 “你吐槽一下吧!”

  被捏手臂的人不甘示弱,也笑着反击,搔痒了刘小别全身最脆弱的腰部。 “前辈你总把我当孩子,我可要不高兴了!”


  刘小别被搔痒难耐,爆了一声粗口从椅子往前滑落跪到了地上,手还灵巧地一抓、直接把卢瀚文也一起给拽了下来。

  老师说,椅子坐好,不要东倒西歪,为什么?怕小朋友会摔倒。

  这不两个成年人在椅子上嬉闹结果就双双摔到了地上。


  “疼疼疼……”刘小别摸着膝盖思考起人类的膝盖到底有多坚固。

  卢瀚文扑倒了在地上,笑着叹了一口气,顺势就干脆躺在地上看着高高挂在天花板的吊灯。他小声地表示:“……那我也得先有结婚对象。”

  躺在卢瀚文一旁的刘小别听闻,哼笑了一声。 “那就来比赛谁先结婚。”


  两人陷入了死寂。


  “还是比荣耀好了。”


  第二局开打之后刘小别才意识到,靠,他前面总想着卢瀚文变多少、自己其实也没变吧——从以前到现在都是被卢瀚文牵着鼻子走的人。

  说好的只打一局呢?


评论(6)
热度(36)

© 卢小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