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想要认识同好啊啊啊的卢刘废。
卢刘深坑出不来,左右绝对固定。

评论/私信不用顾忌都会回!
叫我小都就好!
QQ号2879765673 找我聊天嘛

全职外子博→小都咚咚

【卢刘】别来有恙(三)

(三)

  卢瀚文立刻冲出了蓝雨俱乐部大门,如果是搭出租车,那车子应该还在附近而已。不对、这附近没有看到任何一台……那么就在前往地铁的路上,卢瀚文拔腿就狂奔了起来,没有、一路上就是没有刘小别的身影;他飞奔到地铁站,甚至刷了卡进到月台。
  “对不起……”撞到了不少路人,但就是没有找到刘小别。嘴里喘着大气,没有、没有,到处都没有……

  卢瀚文转身,发泄般地一头撞上旁边的墙壁。

  “靠……”

  这一次错过了刘小别之后,下一次再见到他又得是什么时候?又一个一年?五年?十年?还是永远见不到?
  他觉得他也是很悲情,初恋这么拼死拼命地避开他、卢瀚文却老是无法忘记他。是不是一年太短?或许十年后他就能忘记刘小别?忘记刘小别之后他就能好过些吗?

  这些问题他总想不出一个解答。他总会一边想着,然后一边回忆起自己到底有多么喜欢刘小别。他喜欢他感觉自己在刘小别心中有一个特别的位置。刘小别不是一个容易熟的人,反之,刘小别对于过度热情的人是十分抗拒的。卢瀚文喜欢他自己是一个例外,他总觉得很多时候刘小别这个人充满调理的公式都会被他弄得乱七八糟。
  而卢瀚文喜欢刘小别不假,但他仅仅是想要做为好友在他身边。要是被发现了这份感情就被刘小别疏远,那是他打死也不愿意的。因为不小心喜欢上了而默默地喜欢、爱护他,然后一边好好维持这段友谊,待在离他最近的位置……然后保持好这个关系。他只有过这个要求。

  然而他连最低限度的“待在他身边”都办不到。

  卢瀚文下意识想要拿出手机打电话给刘小别,点开了通讯录才又突然想起,刘小别早在消失的那天就换了号码、还把卢瀚文的手机号码设成拒接了。他又回到联络不上刘小别的那股挫折。
  今天像一场梦。梦到开心的事情,然后醒来什么都没有了。回到睡前那副模样,那倒不如什么都不要发生好了,省得梦醒来的那股空虚。

  “……靠。”卢瀚文越想越气,气自己没有能耐、气自己喜欢上的是刘小别,于是把手机摔了地上。摔了就算了,还碎了。

  他真没想过他手机比他的玻璃心还脆。

  卢瀚文不甘心地捡起手机,一看锁屏全黑,还真完全挂了;他叹了一口气、不再抱着任何希望地拖着脚步,走回蓝雨俱乐部。
  喜欢的人和手机一起没了,他感觉此刻自己就是一名忧郁青年,他大概又要像去年一样一蹶不振一整个夏休期才有办法勉强振作……。

  ……反正、反正明天再去蹲草丛,没准还能——

  “……卢瀚文,你跑去哪蹓跶了?”一回到大门,就见刘小别背着大背包,手里握着手机,一副不耐烦的模样。站在炎热太阳底下的刘小别将那双凤眼眯成一条弯,脖颈边滴下的汗珠缓缓落到锁骨、被光芒照射反射而闪亮,显然是已经站在这里许久。他又接着开口:“打你手机也没通,你该不会换——”

  而火速冲上、一把将刘小别拥进怀里的卢瀚文,着实把刘小别生生吓了一跳。他原先不明所以地想挣扎开,却忽然意识到卢瀚文那个身材结实的,力气竟然比他还大。
  刘小别无可奈何地放弃挣扎,下巴就顶在卢瀚文的肩膀上,那股一年不见、熟悉的阳光味,他曾以为这辈子不会再有机会闻到。

  卢瀚文从他们刚认识的时候,就是个黏人的小鬼。从线上PK、到线下相聚,他就是无时无刻、三餐传讯息、有机会就见面的怪人。
  刘小别好奇过原因,问他为什么老跟着他。而答案总是只得到一个,最简单的答案。
  “因为小别前辈是我朋友啊!”
  刘小别后来便渐渐放弃反抗他和卢瀚文这段友谊关系。不放弃还好,就只是偶尔吃顿饭而已;一放弃挣扎了,那小鬼还懂得变本加厉,嚷嚷着要出游、还会抱着他撒娇。

  卢瀚文的拥抱他并不陌生,这孩子从以前就喜欢黏着他抱。而刘小别也不是唯一,卢瀚文这熊孩子以前也老喜欢抱着前辈们嬉闹。
  刘小别对于卢瀚文的拥抱并不以为然。

  “前辈……”
  但是卢瀚文在他耳边哽咽的低语,是真的无法让他反应过来。
  “答应我,不要再消失不见了……。”

  刘小别这才意识到些什么。

  他低估了卢瀚文,他以为他的离开就只会像是他人生道路上的其中一位过客一般,仅仅只是疏远、然后失去联系。但卢瀚文不一样。卢瀚文花了整整一年的时间在找他。这一年来他却过得不以为然,除了心中余存的一点点罪恶感以外,就没有了。
  他偶尔当然也会从微草的队友那、老家那听说,卢瀚文又在打听他的消息。刘小别是知道卢瀚文在找他的,只是他没有想过他的消失竟然会让卢瀚文如此焦急。
  毕竟卢瀚文朋友多,刘小别以为他就只是其中一个罢了,少了他一个,卢瀚文还会继续过着他的生活。

  然而事实不是这样。从卢瀚文那张表情、和这深刻的拥抱,他知道了他在卢瀚文心中是多么重要的一位朋友。
  如今被他找到了行踪,那么再躲藏……他实在办不到第二次了,他认了,他真的不躲了。

  “……对不起。”刘小别闷闷地在卢瀚文怀里回应。以前总是这家伙自己扑上来埋到自己怀里,现在反过来是刘小别埋在卢瀚文胸膛里,倒有那么一丝不可思议的感觉。
  而卢瀚文一听见刘小别充满愧疚的道歉,便立刻松开了刘小别,抓着他的肩膀神情认真地说:“你刚才答应让我载去的!”
  “……我想说还是不要麻烦你……!”

  他们俩对视着,互相都秉持着一股莫名其妙的坚持。

  “好吧。”
  然后最后再一起妥协,那是思路完全不在同一条线上的,卢瀚文与刘小别。


.TBC


怎么又星期五了,我写的速度跟不上啊

评论(2)
热度(32)

© 卢小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