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想要认识同好啊啊啊的卢刘废。
卢刘深坑出不来,左右绝对固定。

评论/私信不用顾忌都会回!
叫我小都就好!
QQ号2879765673 找我聊天嘛

全职外子博→小都咚咚

【卢刘】别来有恙(二)

(二)

  记得吗?卢瀚文可是最了解刘小别的人。只要掌握了一丝资讯,刘小别是逃不出他手心的。

  比如说大黑帽大黑口罩、一身低调的便服躲在一旁草丛观察人群,差点就被隔壁面店老板报警了,好在老板即时认出了他是那位常带着队员来吃饭的队长。而全身诡异的男人怀里抱着一只柯基,它吐着舌头乖巧地待在那,好像在期待什么会发生一样。
  他并不知道刘小别为什么出现在广州。在这里就算了,竟然还在蓝雨俱乐部这种高危险地带附近蹓跶,以他对刘小别的了解,如果他出现在这附近——

  那无非就是刘小别想单方面和卢瀚文见面。

  谁会让你得逞,当我一年来都在轻松过日子吗?卢瀚文拉拉口罩的边缘,“啧。”下意识又砸舌。

  当初他们关系好到卢瀚文这边可有起码两件刘小别的外套,都是刘小别来玩的时候忘记带走的。现在卢瀚文很小心不去弄脏它们,也打死绝对不拿去洗,但其实上头的味道还是淡了。
  即便如此,柯基亲亲可是狗,它很厉害的!

  ……但他得在这里埋伏多久才有办法等到刘小别呢?
  “唉。”
  有一瞬间他都觉得他的叹息声变成了环绕音响效果……不对。

  哪里不对!

  “汪!”亲亲喊了一声,卢瀚文立刻吓得往一旁看去,才发现躲草丛里、可疑的黑衣人不是只有他一个。

  他们对望了三秒。

  ——“靠!”

  他们几乎同时骂出口,接着又几乎同时拔腿准备开始狂奔,但卢瀚文手脚快些,在黑衣人准备起身时他就一把扑了上去。
  重心不稳的两人倒在草丛中间,绿叶花瓣到处散落。
  卢瀚文毫不犹豫扯开了他底下那人的帽子,他说他怎么这么幸运,说要找人这不一找就找到。

  刘小别撇开头,一眼也不愿意看向压在他身上的卢瀚文。

  “小别……前……”
  “……呃……嗨,别来无恙……?”
  “太有恙了!”

  卢瀚文那声音大得足以引起路人关注。刘小别原本惊慌地想叫他住口的,转头过来和卢瀚文对上眼神时他却懵了。卢瀚文皱着眉头表情狰狞,像是在努力忍住泪水、却双眼又不听使唤。不停滚落下来的泪水滴在刘小别的脸庞上,他顿时安静了。

  “……抱歉。”
  刘小别只回了一句道歉。而卢瀚文的泪水啪搭啪搭地持续落在他脸上,这让刘小别抹了抹自己的脸之后别开。
  “……你能不能先起来?”
  “不能!”
  “我不跑了行吗?我不跑了你赶紧起,算我求你好吗?”
  刘小别他可受不了路人那一副怎么两个穿着诡异的男人在草丛里趴着躺着的眼神。

  说完之后他便斜眼瞄向了卢瀚文,只见那张哭花的脸,和一副怀疑的模样。
  “说谎的人是猪。”他补充一句。
  “前辈,你说的啊。”卢瀚文哭着回答。
  “我说的我说的,快起来。”旁边要有人围观了,要不是他们现在全身黑、大概路人也认不出他们是什么电竞选手,不然刘小别早想挖洞跳进去了。

  于是卢瀚文用手背擦干了脸颊起身,再伸手想要拉起刘小别。
  刘小别无视卢瀚文伸过来的手,自己爬了起来。

  两人站直了之后,场面一度陷入了只剩背景吵杂的尴尬。那是理所当然的,找了整整一年的人突然出现在眼前,卢瀚文一时不知道该从哪里开始。他看着刘小别也不想说话的模样,决定一鼓作气——
  “小别前辈,跟我回去。”卢瀚文抓起刘小别的手,头也不回就直直地往返蓝雨俱乐部的方向。
  “哈?”刘小别吓了一跳,这都什么节奏乱七八糟,哪还有人一开口说话就要人跟他回去的?但刘小别整个人力气也抵不过卢瀚文,想把手抽回来也不成,只能乖乖被他抓着走。没办法,卢瀚文个子比他高、身材也比他壮……

  一路上他们什么也没说,就这么回到了蓝雨宿舍。一进到大门,他俩坐在交谊厅面对面,却始终对不上眼神。

  “……你刚刚在那里干嘛?”刘小别撇撇嘴,率先开口打破沉寂的是他。
  卢瀚文挑眉,双手环抱于胸前,此时他情绪比方才稳定下来许多。 “为什么是你先问这个问题?”他甚至语气里带有一点怒气,气他这一年来所有莫名其妙的举动。
  听见卢瀚文的语气,刘小别下意识很想开口骂回去,但又在眼神对上的一瞬间吞下了那口气。他意识到自己大概是最没资格反驳的那个人。毕竟突然搞消失的人是自己、突然又出现的也是自己。
刘小别深吸了一口气,像是已经在脑中想好了答案后开口,“……好。我花了超大力气换掉所有社群帐号、换手机搬家封住所有人的嘴,现在被你找到。”他一边说着、总觉得他有一种他被审问的感觉。但他在心里努力说服自己没有做错事情,这一年来他只是按照自己的意识去做想做的事情。 “为什么躲你?没有为什么。去了哪里了?无可奉告。还有其他问题吗卢先生?”他干脆一次把卢瀚文的疑问解决了,但很显然,他根本没有回答到问题。
卢瀚文怔怔望着刘小别一本正经地说着干话,愣是过了两秒才回神过来,“……不不不问题可大了!太大了!”卢瀚文身子往前倾,表达激动的情绪。 “前辈,你这样什么都没回答到啊!”
  刘小别撇开了眼神。这一年是他在躲着卢瀚文,他没有资格多说些什么反驳他。很显然,即使他告诉自己没做错事,但心里对于此事还是感到心虚的。

  卢瀚文看着刘小别,两只带电的眼睛眨巴眨巴地。见状,他叹了一口气。刘小别一定是有他的苦衷,不然怎么会躲他躲了一年呢。
“……好吧。”他果断放弃了,那干脆的程度让刘小别吓一跳,因为那可是死缠烂打第一名的卢瀚文,他差点认为卢瀚文是不是有什么阴谋才妥协得这么直接。 “我不追问,但作为条件,不管你为什么出现在广州,在你离开之前你都要待在蓝雨宿舍。”……而果然他还是有阴谋的。
  “为什么?可以不要吗?”刘小别扯了扯嘴角,他想也没想,只是为难地回答。
  “当然不行,还是你想回答我的问题了?”卢瀚文眯眼笑了,现在是谁对不起谁,立场是非常明显的。
  又或者是说刘小别只是纯粹又被牵着鼻子走了罢了。 “……。”这让刘小别沉默,纠结了好一会儿。

  看着刘小别陷入沉思的表情,卢瀚文愣了一会,他倒是没有想到,刘小别会避着他的原因竟然难以启齿到宁愿住下来也不愿意开口的程度。其实他原本只是想稍微刁难一下他的……
  “小……”卢瀚文正想开口,心软地放过他一马,结果就见刘小别猛地抬头望向他。
  卢瀚文吓了一跳,顿时把准备吐出口的话语给吞了回去。

  “好,我就待下来。”
  刘小别语气坚定,像是做了什么豁出去的决定。
  “但是出了什么事……我可不负责。”

  卢瀚文一听,眉眼啪地绽开来,他简直要高兴死。什么出什么事,能出什么事,“好好好,我什么都负责!”没想到竟然答应他这种事情,他巴不得扑上去蹭一把他最最最喜欢的小别前辈。

  只不过大概又会被推开就是了。

  当然,刘小别决定要住下来的话,就得去他的酒店提领行李。 “啊,小别前辈,你住哪家酒店?我开车接你——”
  “等等、等……”见卢瀚文行动光速,拔腿就准备要去拿房间里的车钥匙,刘小别立刻伸手制止。 “不劳烦你了,我自己搭车去。”他起身打算不给卢瀚文机会再回绝。
  而卢瀚文停下脚步,回头望向急着阻止他的刘小别,露出了一脸困惑。 “为什么?不劳不烦啊!我载你更方便吧?行李应该不少?”
  刘小别面对卢瀚文一连串的质问,又一次感到了心虚,使他撇开眼神。 “好好好,知道了知道了,别靠过来。你赶紧去拿钥匙……”

  卢瀚文一听刘小别答应了,便开心地咧开嘴绽放笑容。
  “好哒小别前辈!等我下哈!”卢瀚文随后快步回房。

  转身离开的卢瀚文,并没有注意到此时刘小别脸上写满了挣扎与纠结。

  五分钟后。
  “抱歉哈小别前辈,刚刚一时找不到钥匙……”

  回到了交谊厅,刘小别不见了。


.TBC


我说周更就周更 厉害不


评论(4)
热度(29)

© 卢小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