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想要认识同好啊啊啊的卢刘废。
卢刘深坑出不来,左右绝对固定。

评论/私信不用顾忌都会回!
叫我小都就好!
QQ号2879765673 找我聊天嘛

全职外子博→小都咚咚

【卢瀚文中心】我与未来的我【卢瀚文小学科目辅导班 14:00】

~14:00 生贺第八发~

※10岁卢瀚文穿越未来见到蓝雨队长卢瀚文的故事。



  十一月的广州,今天也是暖和的天气。钟声叮咚叮咚响起,哗地从学校直奔而出的是放学的孩子们。

  卢瀚文背著书包,按了两下贴在膝盖上的创可贴,他昨天又一次摔跤了,所以他决定今天不再像其他孩子们一样狂奔。

  而也因为这样,卢瀚文被后头追赶而来的孩子给搭了话。


  「瀚文——!」他挥着手跑了过来,这让卢瀚文停下脚步回头。 「……你今天也要去蓝雨青训营吗?」那名孩子跑到卢瀚文身旁后减速,与他并肩同行。他双眼闪烁着光芒问着他一直都很感兴趣的话题。

  卢瀚文抿了抿嘴,笑了。 「不,我今天有辅导课,爸妈也不在家,晚上得照顾弟弟妹妹。」

  「好辛苦啊。」那孩子同情地回应,眨了眨双眼。 「明明好不容易加入了蓝雨的青训营耶,不能常常去简直是损失。」

  「没事啦,路还很长。」卢瀚文嘿嘿笑了两声看了眼手表。 「啊……我要赶不上辅导课了,我先走啦。回头见!」


  说完,卢瀚文便跑出了校门。


  说是英文辅导,但小学生的英文学习也不会难到哪去。课堂上老师派下了作业之后,卢瀚文就赶着回家了。

  英文作业的要求是造词描写未来的自己。


  但卢瀚文在书桌前苦恼了老半天还未果,结果他一回神过来,就在某个陌生的地方醒来了。

  卢瀚文吓了一跳,坐在沙发上环视了这陌生的地方一周。到处都贴着蓝雨的标志,旗帜呀、马克杯呀、笔记本呀……但卢瀚文可不记得他今天有到青训营去训练。


  「唉唷窝滴妈。」突然,卢瀚文身后传来一个男人的声响,这让他抖了一下肩膀后回头。

  那名男人看上去很高,卢瀚文也不太清楚,大概有比爸爸还高。身材不到瘦弱但也没有特别壮硕、五官深邃、双眼圆圆大大地。一头靛蓝色的翘发贴在他两颊边,他还穿着卢瀚文很熟悉的蓝雨队服,手上拎着印有蓝雨标志的马克杯。

「好险你醒了,不然我等一下被报警诱拐小孩我就,呼,蓝雨都可以直接交接队长了!」那男人不知道在自言自语些什么,但他随后露出亲和的笑脸,似乎在试图让孩子不要害怕。 「嘿?」

  卢瀚文看着那个男人的笑容,不自觉看得有些入迷。他觉得这个大哥哥长得特别帅。

  「这里是哪里?」卢瀚文开口询问了,不对,其实看他那身服装和这里的摆设就能推测这里是蓝雨俱乐部的某个地方。他随后改口,「为什么我在蓝雨俱乐部?」

  「唷,你小子懂得不少,还知道你在哪里呀。」男人放下了手上的马克杯,走到卢瀚文身边坐下了。 「你突然在俱乐部前面晕倒了的样子。要不是我出去遛狗,你被狗闻到了气味,不然可能你倒在草丛里都没人发现。」

  卢瀚文眨了眨双眼,显然还是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倒在蓝雨俱乐部前。 「我明明不记得我今天有去青训营……」

  卢瀚文一说,那男人就明显动摇了一下。 「你是青训营的小孩啊?喔——那就好办了。你叫啥名字?」


  卢瀚文看着眼前的男人,一被问起名字,起了警觉心。 「你是谁?我在蓝雨战队没有看过你呀……」

  男人一被这么问,显然语塞了。

  「你小子参加青训营不知道我是谁?」

  卢瀚文感觉怎么好像我必须知道似的。 「不知道啊,就没看过。」但他也诚实回答。


  「听了你别吓到哈,我可是你大蓝雨帅气队长。」

  然后空气瞬间陷入了沉默。


  「胡扯!」卢瀚文大叫之后从沙发上跳了起来。他又提高了一层警觉心。 「喻文州队长才不是长这样!方世镜队长也不是!」

  「卧槽!」男人也被小孩的反应吓到,「你小子哪个年代的原始人?」


  哪个年代的原始人?


  自称蓝雨队长的男人察觉到事情不对劲,把卢瀚文给扯了过去。

  「等等,快告诉我你叫啥名字。」与方才轻松的气氛不同,他迫切地询问小孩的名字。

  卢瀚文被吓了一跳,摇了摇头。 「妈妈说不可以把名字告诉陌生人!」

  「我靠,你妈妈是不是还叫你陌生人给的棒棒糖不可以吃啊尤其是葡萄口味的?」


  卢瀚文愣住了。

  「呃,对……」


  男人深吸一口气,松开了卢瀚文。

  「因为葡萄口味是我的最爱啊——!」


  也不知道他嘴里在嚷嚷些什么,但他接着只听到了那个男人跳着脚大喊他的名字,卢瀚文——!卢瀚文——!这样的。


  他一定是微草派来的巫师,不然怎么可能会就这样知道我的名字了……?


  *


  「什么?你说这是你在外面捡来的小孩?」

  「是、是可以这样形容啦……」

  「你在外面偷生的?孩子都这么大了!」

  「等等,小诅咒,这就不对了!这家伙穿越了!他就是我耶,懂吗?」

  「我是要懂个屁啊……我头好疼……」


  He’s ZIPPY. 卢瀚文觉得他回答问题的方式很犀利敏捷。


  卢瀚文坐在训练室一旁的沙发看着两个穿着蓝雨队服的男人吵架,一边吸着葡萄口味的棒棒糖。

  「慢着,我跟他才不是一样,我是卢瀚文,他是冒牌蓝雨队长!」卢瀚文生气地反驳。

  「哦你看,他自己也说了。」蓝雨队长耸肩。 「小鬼再大声喊一次你的名字!」

  卢瀚文不明所以,但他认为他必须让人知道自己跟这男人不是同一国的。所以他回答了,「卢瀚文!」响彻整个俱乐部。


  被称作小诅咒的人,眼神是死的。


  「很好很好,小卢瀚文,过来一下。」蓝雨队长坐在电脑桌上,招了招手。

  卢瀚文挑眉,跳下了沙发走到蓝雨队长身边。

  「我问你呀,你来到这里之前原本在做什么?」

  小诅咒一听,伸手捏了一把蓝雨队长的手臂。 「卢瀚文,不要问废问题。」

  「嘿!我很认真!穿越剧都这样演的,你妍琦大姐没告诉过你没事多看剧吗?」蓝雨队长眼神放在小孩身上,只挥了挥手甩开小诅咒。

  卢瀚文没有很认真听他们的对话,想了想,便回答了蓝雨队长的问题:「我来这里之前在写英文作业。」

  「英文作业?」蓝雨队长一听,挑眉。 「你说辅导老师秃头那个啊。」

  「对。」卢瀚文在内心确信了这家伙就是微草派来的巫师。 「要写关于未来的自己。」


  虽然嘴上说不相信,但此刻小诅咒还是感叹了一下他身旁这个男人的记忆力。小学耶!


  蓝雨队长思考了一下。

  「好吧!你待在这里就会有想法了,真的。」他从电脑桌上跳下来,拍了拍白色的队服裤子。


  「让你观赏一下你最欣赏的蓝雨战队是怎么运行的。未来版。」

  那名自称是蓝雨队长的人眨了下眼睛,此刻卢瀚文只觉得,这男人明明长得很帅的,为什么说话这么不讨喜呢。


  好像有那么点像到了今年刚出道的黄少天副队长。

  YUCK. 帅到令卢瀚文作呕。


  「大哥哥,你到底是谁?」卢瀚文又一次提出了问题。

  蓝雨队长一听小孩不气馁地继续询问同样的问题,他也只是撇了撇嘴勾起笑容,「怎么说呢,性感到未成年不得观赏的帅气大哥哥?」随后眨眼道。


  X-CERTIFICATED man. 限制级的男人,卢瀚文不太明白其中的涵义,但他只知道这男人没有要认真回答的意思。


  接着其他卢瀚文压根没见过的蓝雨队员们纷纷进了训练室,他们坐下来开始了团队训练。卢瀚文一直坐在旁边的办公椅上看蓝雨队长操作他的角色。

  他也是拿重剑的,而且好强!卢瀚文甚至不敢吱声吵到他们的训练,只是静静地看着。

 WONDERFUL attack. 无懈可击的进攻。蓝雨战队是一个风格保守的战队,而他身为一个战队的头脑,又是进攻手,卢瀚文想,离开队伍的时候至少需要一个远程保护。

  但他没有。他扛着重剑就杀进了敌对电脑的队伍里,把电脑队伍的阵型给杀了个乱。 His VALOR is incredible. 勇气可嘉。

  不只这样,他拟定的战术堪称滴水不漏,防守时甚至风格像极了喻文州,但又保有他喜欢进攻的风格。 ULTRA attack or ULTRA defend. 极端的攻击或者极端的防守,太可怕了。


  团队练习结束后,卢瀚文下意识地鼓掌了起来,他原本以为这家伙只是一个冒牌的蓝雨队长,没想到真的挺有一个队长风范。


  「怎么样,刮目相看了吧?」蓝雨队长拿下耳机麦克风,转头对一旁的卢瀚文微笑。果然卢瀚文正闪亮着双眼大力鼓掌。

  「巫师哥哥,你好厉害啊!」卢瀚文忍不住叫道。

  巫师?一旁的男人皱了下眉头,十岁的他再怎么说都还能看出这是剑客吧,再说荣耀什么时候有巫师职业了。


  不过也算了,蓝雨队长手一招喊大家休息,随后便从抽屉取了一张帐号卡。

  「嘿,小鬼,想打一局吗?我陪你。」

  在卢瀚文的耳里听来,这句话的意思是,「PK!我喜欢!」


  无论过几年,他都是不知上下的小孩。小诅咒在一旁内心吐槽。

他们打了几局,卢瀚文看上去相当过瘾,而小诅咒起了好奇心而凑过来观战,结果一看蓝雨队长的屏幕,「真有心啊,用十几年前的技能你打得起来? 」

  蓝雨队长挥了挥手。 「你以为黄少是怎么给我魔鬼训练的?去去。」

  卢瀚文显然没有明白两人的对话,但蓝雨队长很快地就转了过来对他说话:

  「你是个有天份的孩子,」蓝雨队长一边登出马甲号,一边对身旁的卢瀚文说道。 「回去一定要记得我教你的,拿着你的重剑好好加油,知道吗?」

  He said I'm TALENTED. 他说我是有天份的,卢瀚文亮起圆圆的大眼睛,点了点头,脸上不免闪烁起了笑容。 A SHINY little smile.


  「小卢瀚文,肚子会饿吗?」卢瀚文还在座位上回味刚才的话呢,结果一旁男人立刻就转移了话题。 「我请你吃好料。」

  卢瀚文此时已经不在乎妈妈说的陌生人什么了。 「好!」他不客气地答应。

  不一会,蓝雨队员就拿了几个便当盒回来,蓝雨队长放了一盒到小孩面前。

  「吃吧,长高一点,要跟我一样高。」蓝雨队长拍拍卢瀚文的肩膀。

  「我知道,我天天都有喝牛奶。」卢瀚文撇撇嘴,打开了便当盒。竟然是超丰盛的广式料理,还就是些他爱吃的东西。巫师!他肯定就是巫师!卢瀚文的双眼亮着光芒。 He must be a rich man. 他肯定还是个有钱人。


  但是蓝雨队长真的是个奇怪的人。这不,他又和小诅咒吵了起来,好像是因为他偷拿走了一颗叉烧包。 He's QUIZZICAL. 嘲弄的家伙。

  「反正你多吃这一颗叉烧包也不会变比较大包,不如给我。」蓝雨队长毫不在乎,嘴里还还继续嚼着包子。

  「卢瀚文,不要在小孩子面前开黄腔……」

  「没事没事,谁听懂了?嗯,小瀚文,你说你有听懂吗?」

  完全听不懂。卢瀚文乖巧地摇了摇头。

  「看吧,我以前是很纯洁的。」Does it mean he's not as PURE as before? 意思是长大以后就不了吗?说完,蓝雨队长就坐姿非常OPEN地仰头笑了起来,那模样十分俏皮,NIFTY.

  明明场上是个那么厉害的人,真神秘。 MYSTERIOUS. 甚至吃了人家一个叉烧包还不够,在人家走过去的时候还要伸出长脚绊人家那一下,他乐得仰头大笑,好像每天都靠这种小玩笑得到乐趣一样。 ……但那人真的挺高,脚也长。 He's of course LEGGY.


  在蓝雨队长又要因为太多无聊的小举动而刷低他在卢瀚文内心的好感度时,他们纷纷收起了便当。

  「接下来是战术指导的会议,小瀚文一起听听?」蓝雨队长又对着卢瀚文勾起了笑容。真的是浪费了他这么有才能又好看的外表。

  众人纷纷移动到了会议室,蓝雨队长拿出了他的笔记本,然后在白板上投影出地图。他的讲说很详细,位置也画得很清楚,连卢瀚文都能听懂这战术的内容。

  KNOWLEDGEBLE. 虽然卢瀚文明白要足够有知识的人才有办法像这样制定一套完整的战术,但他还是觉得很钦佩,忍不住脱口而出:「好厉害……」

  显然他此话一出,大家都愣了一秒,随后大笑,只有蓝雨队长脸红了。


  「这代表你们蓝雨队长是厉害的连自己都要佩服了。」他搔搔脸颊,随后看向卢瀚文。 「看好了,我画得图可比喻队速度快。」

  「不许你说喻队坏话!」卢瀚文一听,跳了起来。 Still, he's JOKEY. 他还是那么爱开玩笑。

  「呦,你不是黄少天粉来着吗?嗯……不对……我那时候也没有特别……算了算了。」

  「我是蓝雨粉!而且我的梦想是当上蓝雨队长!」卢瀚文鼓着嘴说。

  「哈哈哈哈,好天真好天真。」那个男人拍拍手笑了,卢瀚文感觉有那么点受到嘲笑。 Am I INNOCENT? 我才不天真呢!我只是诚实! I'm just HONEST!


  不久后,战术会议结束了。自称蓝雨队长的那个人看着


评论(4)
热度(36)

© 卢小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