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想要认识同好啊啊啊的卢刘废。
卢刘深坑出不来,左右绝对固定。

评论/私信不用顾忌都会回!
叫我小都就好!
QQ号2879765673 找我聊天嘛

全职外子博→小都咚咚

【卢刘】别来有恙(一)

~12:00 生贺第七发~


(一)


  刘小别光荣为微草争取一个冠军后,在记者会上拿着奖杯,笑着宣布退役了。


  那是旁白给刘小别职业生涯纪录片附上的最后一句话,配上刘小别最开朗的笑容。画面上的男人一头亚麻色褐发,穿着他的微草战队队服,眼里泛着光芒、抱着奖杯笑得乐开怀。

  手速达人,刘小别。


  虽然他没能把“剑圣”的称号从蓝雨抢过来,但自从黄少天退役、没有人接班夜雨声烦后,刘小别便自动被粉丝视为最强的剑客,其实那也没什么不好。毕竟剑圣终究是夜雨声烦的,而不是黄少天的。 ……哦,不过,关于最强剑客还是挺有争议,如果是蓝雨的粉丝,大概会认为最强的是卢瀚文。


  卢瀚文本人是没差啊,对于刘小别是最强剑客的说法。


  画面停留在刘小别笑着的模样,那不禁让卢瀚文陷入沉思。 “队长,你又在看这个。到底是不是蓝雨人啊?”而打断他思考的是突然从身后响起、熟悉的女声,这让卢瀚文从沉溺中回神,他立刻抓起遥控器关上了萤幕。

  “……我靠,妳怎么来了?”卢瀚文胆颤心惊地抖了抖肩膀,随后回头,那是他带领的蓝雨战队的队员之一,也是蓝雨战队第一名女队员。 “妳不是和小男友逛街去恩恩爱爱了吗……这个点回来干什么……”显然,他是趁队员出门时又看起了刘小别的视频。


  那是蓝雨战队开始某个夏休期后的第二天。大部分队员都纷纷整理行李回老家去了,宿舍里就剩女队员和卢瀚文两个。说尴尬那也还好,他卢瀚文女性朋友也不嫌少,戴妍琦啊、舒可怡舒可欣、钟叶离那几个和他出道年份相近的女孩子都是他的好姐弟了。再加上那女孩子可是他家的队员,可每天混在一起呢。


  “呜……这个嘛,队长——你听我说啦——”而那位女队员是挺黏人的,说不准还是个卢瀚文吹。这不,她就钻到了卢瀚文身边来取暖了。 “他今天约我出去……是跟我谈分手的啦——”

  卢瀚文一听,挑起一边的眉毛,无奈笑着摸了摸对方的头。 “唉,真的假的啊?好乖乖,我早跟你说我觉得他不对劲。你队长我眼光很好吧?不哭了,晚餐我请妳吃,想吃什么尽量开口!”

女队员吸了吸鼻子任由卢瀚文揉她头,泪珠在眼睛里打转打转,她扁扁嘴回应:“……队长,你真好。怎么会到现在都还没交女朋友呢?我要是喜欢你,我绝对非你不嫁了。”


  卢瀚文一听这句话,揉着女孩头的手顿时停了下来,他想说些什么回应,却只是望向已经没有画面的电视机,半晌说不出半句话。


直到女孩感到奇怪抬头看向他队长,他才赶紧又开口:“呵呵,行啊,要不妳就跟我在一起,包准妳三餐吃饱喝足,不到一个月变胖女孩。”他半开着玩笑,拍了拍女孩的背。

  只见她眯眼看着卢瀚文。 “队长,你肯定在说笑吧,我早就看穿了,你就喜欢玩我!”


  卢瀚文一听,便抿唇安静了下来,一语不发地看着她嘴里又叨个不停后就回房间了。


  他没交过女朋友,那是全蓝雨上下都知道的事情。当然不是没有原因,反之,原因可明显的很。

  “啧。”那一声砸舌响彻整个宿舍交谊厅,他点开手机,看着待在锁屏里已经好几年的照片。


  画面中有两个人。其中一个是他自己,显然比现在还稚嫩许多的脸庞绽放着笑容,手上比着和平手势、脸贴着隔壁的青年。另一个则只是斜眼望着镜头,手上拿着甜筒冰淇淋,仿佛是看过来的这一秒才注意到被拍了照。


  那个人是刘小别,也是卢瀚文喜欢的人。无论以前还是现在,他的初恋也是、喜欢过最久的人也是,一直一直都是刘小别,唯一的一个。

  到底多喜欢呢?一句话概括就是他退役了、失去了音讯都还喜欢着他。


  他想念着从前的日子。


  闭上双眼都还能听见当年刘小别在他身边骂他的声音,他说,卢瀚文你丫就不能不要黏着我。

  脑海中的卢瀚文傻笑了两声,嘿嘿不能不能,小别前辈是我最喜欢的前辈。

  不是谎言,但也不完全是事实。他何止只是最喜欢的前辈,甚至说最喜欢的人也不为过。

  刘小别总是无法理解其中的意思,巴开他的头说句走开就可以呼咙过他的告白。卢瀚文也早就习惯了。


  倒不如说,卢瀚文从来没有要认真告白的意思。


  他们是朋友关系,是成天聊天哈啦互吐苦水的好友关系——若是说出了喜欢,打破了关系,那连好友都做不成了。

  虽然,就算他没告白,卢瀚文现在也仍然失去了他。


  当年对于退役的话题,刘小别一直很避讳。转移话题、别开眼神,招招都上,但就是不说自己到底何时想退役。原本卢瀚文以为他只是想要等时间到了自然说出口,却没想到第一次得到答案是隔着屏幕看记者会的时候。那场记者会结束后,卢瀚文没再接收过刘小别的任何一条讯息。一气之下飞到了北京去了微草俱乐部,也发现他老早已经离开。卢瀚文还去了他老家,他父母也都说不知道刘小别新家的地址。


  卢瀚文可是使出浑身解数了,但他依旧彻底和刘小别失去了联系。即使好不容易从微草人和他家人口中问到了新的电话号码,却也打不通,可以说是直接从他的世界人间蒸发了。

  他不懂为什么刘小别要主动从他的世界消失。曾经还是那么好的朋友,却突然在退役后断开联系。总不能说是讨厌他了吧,有这样的吗?


  说起来喜欢上刘小别又是何时的事情了呢,他只记得,他喜欢刘小别刀子嘴豆腐心,嘴上说照顾小孩麻烦、却又总爱管当时还只有十几岁的卢瀚文。卢瀚文敢说他自己是稳坐了刘小别最宠爱的后辈第一名,甚至远远超过和刘小别同在队里的高英杰。

  他喜欢刘小别总是陪他聊东聊西,即使性格天差地远也无所不聊;无论是开心事难过事,他都愿意听他说。


  他真的真的很喜欢刘小别。

  也无论他尝试放弃过几次,他永远都忘记不了刘小别带给他过所有的感情。让他感到暖心也好、让他感到挫折也好……


  卢瀚文回忆起他们最后一次见面,那是在去年——刘小别退役那年的季后赛。季后赛上蓝雨战队对上微草战队,以败告终。即使情绪上的对比令人尴尬,两位朋友依然照旧相约聚餐,只不过他们那次聊天的话题少了一个,叫做荣耀。

  不谈赛场上的厮杀,他们都还是好友,那是他们多年来的默契。聊些感情生活也好、聊些身边朋友的蠢事也好,甚至早餐吃的面包他妈难吃这种鸡毛小事,他们总什么都有办法聊。

  而卢瀚文他可堪称是在刘小别的朋友圈内最了解刘小别的人,那一次聚餐他却没感觉出刘小别的异常,也没想那变成了他们最后一次见面。换作平常要是有啥异样,例如刘小别要送他生日惊喜,卢瀚文总能一眼看穿,毕竟刘小别演技太差了。所以他们最后一次的聚餐刘小别竟然毫无露出一只马脚结束,可以说是刘小别的搞消失计画真是太成功了吧。


  “这猪肉好吃。”脑海里的刘小别吃相端正,手里拿着刀叉、嚼着肉片嘴角挂上一丝微笑。 “小鬼,多吃点。”

  “唉,”卢瀚文原本准备听话就多吃几片猪肉,结果一听刘小别的称呼立刻就停下动作,显然是不高兴了。 “什么小鬼,这称呼怎么又被搬出来了?”

  刘小别咯咯笑了。 “事实。”

  而卢瀚文撇撇嘴,哼唧了两声便结束这个话题。反正……反正只要刘小别笑着,他就满足了。


  “唉,说起来。”刘小别咽下嘴里那口饭,转换了话题。 “你们家小诅咒……不会喜欢你吧?我看她老黏着你。”

  卢瀚文挑起一边眉毛,歪歪嘴角笑出了声。 “你说小白啊?唉唷,我们小别前辈什么时候学会聊八挂了?”

  面对卢瀚文的调侃,刘小别只是瞪了一眼。 “少啰嗦,这不是怕你死会了还故意不说吗?”

  听见刘小别的回答,卢瀚文笑得可乐了,他甚至差点被嘴里的猪肉给噎着。 “呜咳……没事、没事,这你不用担心,她有男朋友了。”

  “……那你还暗恋以前那个啊?”


  卢瀚文这下真被噎了,趴在餐桌上差点就成为小天使了。

  对,卢瀚文说了个似不像谎言的谎言。他有个暗恋的对象不假,刘小别知道这件事情,但对刘小别来说,卢瀚文喜欢的对象是一个他老家邻居的女孩子。卢瀚文撒了大谎。

  “呃……对。对啊。”卢瀚文别开眼神,漫不经心地喝了口水。

  “哼嗯。”刘小别只是应了一声。 “都单恋多久了?要是我早放弃了。”


  因为放弃是最简单的方式嘛。

  不过却也是最难的。


  放弃……吗。

  在那之后失去刘小别联系方式的卢瀚文又何尝没有试过要放弃?想要忘记刘小别,去喜欢真正的女孩子?有奶子可选他为何偏要一个把子不可呢?

  在他下定决心要忘记刘小别之后,他身边每个女孩子他都尝试去喜欢过。但是他总看着那些女孩的笑容想起刘小别、陪她们逛街时想着如果是刘小别会喜欢什么……诸如此类,卢瀚文就是彻底已经忘不掉他最喜欢的前辈了。


蓝雨宿舍空荡荡的交谊厅,换作往年他总会邀请刘小别来作客,他们开着电视没日没夜地聊荣耀、没日没夜地看电影,如今寂静得令人窒息,就连叹息声都被大声公放大了十倍。

  到底为什么刘小别要搞蒸发呢?


  “队——长——”

  猛地一整开双眼,又是他的女队员小白,眨巴着大眼睛离卢瀚文的脸颊仅有几公分距离。

  这让卢瀚文吓得将身子往后一仰,头部撞上了沙发后方的墙,哀嚎声说响彻整个俱乐部也不为过。

  “……唉妳!”卢瀚文狰狞的表情逗得女孩笑翻了,他捂着撞到的后脑勺几乎快把泪水逼出来了。 “妳看妳这样,还是刚分手的人吗?”

  “队长!”小白瞬间停止了嬉笑,表情充满错愕。 “你怎么可以这样戳人家痛楚?……哼!我刚想起一件天大秘密想跟你分享,我现在决定不跟你说了!”

  卢瀚文挑眉,无所谓的表情透漏了满满敷衍的意味。 “是喔,好想知道到底是什么秘密哦。”

  “……可恶,你不听会后悔的,真的会!”

  “我猜猜看,是不是附近服饰店又在特价,想要邀请舒家姐妹陪你去,要麻烦我帮妳拉关系啊?”


  女孩鼓起了腮帮子,双手环抱于胸前,她越生气卢瀚文越是不在乎她到底要说什么。


  除了。


  “才不是,是关于刘小别前辈的!”


  ……。

  砰咚啪咻砰。砰!


  要她意识到自己被激动过度的蓝雨队长卢瀚文压制在沙发上,逼着她说出某件事情,她在这之前是打死不信的。


  “前辈?前辈他怎么了?”

  她生平第一次看见卢瀚文的那张表情,既恐慌、又欣喜、担忧、又带点伤感,她甚至可以说从来没看见有人能把所谓五味杂陈全写在脸上的。


  在这种情况下,小白怎么能不招。

  “……我……我刚刚在路上看见他了。”


.tbc


是连载,尽量周更

评论(6)
热度(53)
  1. 共2人收藏了此文字

© 卢小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