湾家。抱著小别舔小卢。
>卢刘、许袁<
拆逆雷。

留言评论/私信聊天通通不用顾忌,
一定都会回!
叫我小都就好了!

【盧劉】朱古力

  在盧瀚文付出15%的愛時,是他剛愛上劉小別的時候。

  那時的他還不懂事,只喜歡成天在劉小別身邊打轉,天真地以為這只是一種仰慕的心情。

  15%的愛是甜滋滋的,讓人忍不住一口、接一口。


  在盧瀚文付出30%的愛時,他多少意識到了——這份感情可能不單純。

  他慢慢發現他會想在他身邊多待一些,甚至無聊的大小事都想說給他聽……還偶爾忍不住幻想交往、牽手的畫面。

  青澀的少年總在無意識間雙頰就紅撲撲的,孩子天真的妄想、帶著濃濃的奶香。

  30%的愛,將糖分填滿了味蕾、是會上癮的滋味。


  在盧瀚文付出50%的愛時,他已經下定決心不是只有幻想、而是認真地想要和劉小別在...

 

【盧劉】幼稚的遊戲

*可以當《前輩原本是直男》的後續?

*聽了童年愛曲,羅志祥的戀愛達人之後……爆了這篇


要盧瀚文說,他喜歡劉小別哪點……剛喜歡上他的時候,他還說得出來。漸漸,麻木了,對戀情感到麻木了,就忘了為什麼會喜歡他。

倒不如說劉小別全身上下都是他的最愛。


所以又再一次,被媒體用著閃亮眼神詢問:「盧隊,有沒有特別中意的類型呀?」的時候,他辜負了記者的期待。


「嗯,可能得說上一小時呢,我們訪談時間有這麼長嗎?」


或許也就是那雙神秘的眼神惹人留戀。


劉小別也不懂,一直以來只喜歡過女孩子的他,第一次對男人動心到底是什麼樣的感受。

在屏幕裡看見他笑就很開心?一直盯著手機等訊息?...

 

【盧劉】劉家小館(5)

  逛完電競用品店,兩名電競選手都買了東西。


  劉小別買了新款的電競耳機,在猶豫了許久後被盧瀚文慫恿到終於狠下心買了下去。

  則盧瀚文也一起買了同款不同色的,說是想要用用看。劉小別也沒說什麼,他要買啥是他的事兒,於是就不管他了。


  接著兩人才意識到肚子隱隱約約的叫囂。


  也是,兩人早上工作得那麼拼,也沒想先在小館內吃過飯才出門,這時間都可以吃下午茶了、他倆才感覺到飢餓。

  盧瀚文抬頭看向一旁的劉小別,「小別前輩,我們去吃點東西吧。」他眨了眨雙眼說道。

  「行,你要吃啥。」劉小別應了句,扭頭看了看附近的小吃店。

  「這時間要吃午茶吧!」盧瀚文看了眼手機上顯...

 

【卢刘24HR - 6:00】靠,好甜。(下)

刘小别生日快乐!


  那一年生日,他們交往第……好多年。


  對於過生日這種事情,劉小別早就已經是過不過也無所謂的,但盧瀚文卻樂此不疲,每年都要給劉小別驚喜。

  要給驚喜歸驚喜,他要沒梗了都。整人計畫也有過了、送禮也無數次了,如果要說生日禮物,他倒是想起了幾年前——他們交往前,他曾經親手做過一份超甜的蛋糕給劉小別過。


  反正也過去這麼多年,不如就抄以前的梗來用。


  沒創意的盧瀚文熟練地依照著步驟做蛋糕。

  這些年當劉小別的專屬大廚,碰這些廚房用具他也習慣;而美食評論家劉小別點的菜,盧瀚文都會拼死拼活也要做給他吃。


  盧大廚能不進步嗎?那蛋糕做得可熟練...

 

【卢刘24HR - 4:00】靠,好甜。(上)

刘小别生日快乐!


  那幾天盧瀚文整天除了吃飯睡覺訓練,剩餘時間都不是拿來打競技場了,而是——看食譜。

  路過的人還以為他只是在看美食,那啥,望梅止渴,還以為只是隊裡的小年輕又肚子餓了頻頻盯著美食看。


  才不是,是未成年的少女心小少年,想要為喜歡的對象準備生日蛋糕。


  手作蛋糕這種東西嘛,大概只能放一個禮拜……吧?那麼提前個幾天做,然後在九月十二日的當天送到劉小別手上……

  光是幻想著劉小別收到蛋糕的反應,盧瀚文就忍不住砰咚紅通了臉,標準純情的戀愛小孩。


  要說他是怎麼喜歡上劉小別的……說真的盧瀚文自己也記得不是很清了,究竟是從什麼時候開始、又是怎麼意識到...

 

【盧劉】有一天盧瀚文變成了三個

  劉小別覺得要是這個午覺他沒睡下去,那該有多好。


  一睜開雙眼,身上除了隨手拿的微草外套當毯子之外,多了一個重重的東西。

  定睛一看,還發現是小朋友。


  劉小別嚇了一跳,他也不知道為什麼會有一個小朋友在他身上睡覺。

  他歪了下身子去看他的睡臉。睫毛長長的、臉頰圓圓的,手掌握得像貓拳一樣靠在臉邊,一吸一吐平穩的呼吸讓劉小別不敢有太大的動作。

  呃,他也不明白為什麼睡個午覺起來,身上就多了一個小孩,也不知道該怎麼辦。該叫醒他呢,還是該假裝沒看到繼續睡呢……才正這麼想著呢,身上的這位小孩子就顫了下翹長的睫毛,緩緩地爬起身子。


  孩子跨坐在劉小別身上,雙手撐著眼前...

 

【盧劉】前輩原本是直男

  其實一直以來都以為默默守護著他就是最好的選擇。


  從十四歲第一次在網遊上見面,就感受到他獨具一格的作風。而那之後出道實際見到面,卻發現他外表是極其樸素的。

  那時候他便深深吸引了我的注意。身為同職業的選手,肯定少不了更多的關注,甚至也把他出道兩年間的比賽記錄給補了齊,簡直比粉絲還忠實。


  當然,說是粉絲,其實說朋友更為恰當吧。

  可能是憧憬在作祟,自己總是有意無意之間在靠近他,不知不覺還當上了好死黨。

  每天打打鬧鬧、有說有笑,兩年就這麼過去了。一直到第十賽季,我才發現一件事——


  到底是前後輩關係?損友關係?好夥伴關係?還是敵對關係呢?

  可能以上...

 

【盧劉】劉家小館(4)

  成功克服困難的劉小別在微草穩下了腳步,即便如此,他卻沒有停下和盧瀚文日常打競技場的習慣。

  就不無聊嗎?袁柏清看著總會忍不住想問。


  當然不無聊,不然劉小別陪一個十五歲的小孩子,打得這麼開心幹嘛?


  馬上就要是季後賽了,還這麼鬆散……真的行嗎?袁柏清其實更加擔憂了,抓著無辜的柳非、高英傑、以及周燁柏頻頻問著。

  「其實小別也不是那種需要別人擔心的。」柳非豪不在乎地一邊整理頭髮、一邊說道。

  是啊,劉小別會自己收斂……嗎?


  答案可能是yes。看著爾後的幾個禮拜,競技場的畫面被改成自主訓練的程式的劉小別,袁柏清就像個媽媽一樣內心倍感欣慰。

  那是內心戲...

 

【許袁】一半算是真心話

1.
微草的眾人窩在宿舍交誼廳,中間圍著一張桌子,每個人坐姿都醜得不像話。能躺則不坐的原理嘛。

柳非從房間出來裝個熱茶也撞見到這一坨充滿宅男臭的大廳,身為隊裡唯一的女性她也習慣得差不多了。原以為沒自己的事呢,結果就被講話最大聲的袁柏清給叫住了。

「唉,柳非!要不要——」
「不要。」
柳非秒拒絕,頭也不回地往女生宿舍走去。
「真心話大冒險唉?」

……然後柳非就回頭了。

2.
聽八卦都是女人的本能,柳非拉一張椅子堅持不和男人擠,看起來就是這裡最有氣質的人……其次是高英傑。
猜拳隨後就開始了,折騰了一番之後第一局的剩者是手速達人劉小別;坐在他隔壁的雙治療袁柏清是輸家,看著他自己的拳頭很是不甘心。

這兩...

 

【盧劉】逗嬰兒

被盧瀚文那個已經可以是用「青年」來形容、卻仍然一整天都精力充沛的大男人,拖著去了遊樂園玩、又是在精品店逛了一個晚上後,劉小別累得幾乎是不支倒地。

但盧瀚文卻可以提著大包小包的在公車站活蹦亂跳。
被劉小別瞪了一眼、加上一句「你可以再大聲點兒」,盧瀚文終於是壓壓帽子靜了下來;嘴上碎唸著「低調、低調……」的樣子還真是神似黃少天。
而在上了公車之後,盧瀚文立刻找了個位置給劉小別坐。也不知是否是他知道跟盧瀚文推脫是無用之舉,總之他也不客氣就坐下了。
盧瀚文就站在他旁邊拉著公車的拉杆,只對他微微揚起了嘴角卻什麼也不說;劉小別撇開頭看向了窗外。

啊啊,好累。

或許是盧瀚文知道劉小別需要休息的時間,他靜靜地看...

 

我今天生日喔

我今天生日喔
許願 希望盧劉漲熱度!

我終於成年了,希望將來有機會在我的lof上看到肉!

也謝謝大家一直以來的支持,我會努力更加油!!

 

【盧劉】願意(流氓ABO)

劉小別的眼神令他身上的盧姓Alpha不自禁咬了一口他的鎖骨,作為胡亂煽動他的懲罰。

「好癢……」
劉小別無意的脫口而出,激起了小野獸的玩心;咬向他的下巴、肩膀——以及脖子。

「……喂!」劉小別在盧瀚文靠近他脖子的時候縮了一下身子,並伸手推開了對方的頭。劉小別瞪向他,咬了Omega的脖子那可不是鬧著玩的。

而盧瀚文身為一個Alpha又怎麼可能不懂這個道理。他那麼喜歡劉小別,情願愛他、守護他這麼多年——他當然想過標記劉小別的這件事情。

盧瀚文舔了舔嘴,看向劉小別。
「沒要真咬。」他解釋道。

他喜歡劉小別,所以他不做出令他困擾的事情。

可以的話,盧瀚文當然恨不得讓劉小別直接成為他的Omega...

 

說真的,關於動畫劉小別

在lofter這種公開場合,給角色負面評論還上了tag,這是什麼心態?

可不可以別再說動畫小別很醜,這種話了。


雖然給予什麼評論大概是個人自由,

也是每個人觀感不同的問題,


但是

我很喜歡,我覺得好看。

說真的我看到了負面評論就是不高興、

會覺得很沮喪。


可以說不習慣、

可以說很前衛,

但是直接說醜是不是太過分了?

直接說不好看是不是太過分了?

覺得在公共場合吧,就尊重一下喜歡的人,

要不就私底下喊吧。

在lof上給角色負面評論、還上角色tag,

這是什麼心態?

說真的我還蠻火大的。希望大家能停止了。


講真我覺得好看啊,顏值又高。

說真的大家...

 

© 盧小都 | Powered by LOFTER